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回头却不是从前

时间:2017-12-07 11:24来源:未知 作者:鸡泽教育信息网

时隔多年,看到今年的高考语文作文题目,突然就很想写一写。尽管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网上错传的那一个。

时光纷然,在受伤时学会了怀旧,习惯在自己曾经幸福过的感觉里蜗居。总是觉得可以预知结局才会安全,于是醒在过去的梦里,却没能想到,现在也已经逐渐成了过去。

曾经对幸福的认知太过狭隘,以至于那些偏离轨道的注视最终未能完成,目光被逐渐拉回到自己身上,才知道快乐不过是心中道法,无关世事悲欢。

其实摧毁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每一件事都有新陈代谢,接受往事一去不回,是必修的功课。

路上偶然碰见放假回家的高中生,想起当年觉得校服的审美果然不辱东方的审丑习惯,让人只能专心学习。现在却觉得,校服能穿好,不过是当时。

其实没有谁会知道以后能发生什么,但人这种生物生存的依仗,大抵也能猜到会发生什么,工作,结婚,生子,然后,重复自己年少时走过的那一段求学的老路,在孩子拿着家庭作业找你发难的时候,感叹当年没过关的那道数学题,如今还得补回来。

所以其实大家都一样,冷暖自知,再伟大再平凡到了该到的时候都不免经历几个经典的狗血桥段,那些以为好不容易马马虎虎终于做完的功课,早晚还得重新打分。

该走的弯路,一步也少不了。

其实谁的人生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地平线,只不过大框架下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就像我不喜欢中规中矩,所以始终不能催眠自己向往未知的心,大概我生来不是柔软的内里,所以我开始终于逐渐接纳自己本真的一面,接纳自己其实喜欢这个世界预设的未知性,学会带着好奇和欢喜来面对所有可能的不安。

哪有正确的路,只不过是自己生来所属的那一条,如果有幸踏足,就会发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幸福大道,可不就是脚下这条。生活渐渐地教会我,越是往后,越是没有人可以商量,所有自己的选择而带来的结果,不论是好是坏,都要自己承担。

今昔不同年少时,越来越多的事化身为情绪按钮,深居于那段回不去的时光里,定格为成长的伤疤,拥抱着脆弱的自尊。

过于强烈的刺激通常会让人暂时忘记一些事情,而有些事情经过不自觉的渲染反而越发不能忘了,回忆是最严格的考官,今昔与往日有何不同感受,那些星光是否已经触手可及,实在是逃避不了的拷问。

我还记得不知多久前的一个下午,我从自习室里跑出来,仿佛刚刚知道这世界上所有关于别人眼光的事都可以不必在意,我止不住泪,只想一直奔跑,仿佛终于自由。

那天的阳光是明亮的,那天的空气是温暖的,从那一天开始,我忽然明白,再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半夜痛哭,终日郁郁寡欢,糟蹋自己。所谓人生,不过是先学会,为自己而活。

然而年少总是容易用力过度,我并不知道怎么将自己内心破碎的桥段一截截重新拼合,于是堆砌一层厚厚的盔甲,任心碎成渣,还是面不改色。但我坚决不接纳愤怒向内表达,于是健身房就成了好地方,寻个合适的沙袋,心里默念贱人傻逼,冲拳马步旋风腿,怎么出气怎么打。然后冲凉扑粉刷口红,进门时满腹怨气一脸黑线,出门时额头上扬眼神淡然,自觉此刻披麻袋也犹如战袍加身,头顶四个大字,金光闪闪:贱人闪开。

不肯承认自己软弱的人,大概是在软弱的时候,依然没有人心疼。不肯真面示人的人,大概是在坦诚自我的时候,依然不被人接纳。我特别爱张爱玲的一句话,如果你见过原来的我,就不会讨厌现在的我。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其实最残酷的事情不过是,把一个人一夜之间从孩子变成大人。成熟是好事,可疼痛催生无异于揠苗助长,所有真正的成长都只能是因为爱。没有当过孩子的人无法成为真正的大人,我从梦里醒来的过程,是变得逐渐无法接受自己明明年纪在长内心却还是孩子的模样,夜路走多了不免遇见鬼,再不觉得单纯是适合我的生存方式。

我以为这样就是长大了,然而却成了大家口中“不管多残酷的打击都能面不改色,却会被一个简单的问候打败”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不能体会,最终我还是向现实臣服,感叹成长的规律果然不是和伤害有关。

其实我是多么地羡慕那些撒撒娇就能得到宠爱的女孩子们,能理直气壮地问男朋友要口红,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让朋友哄。而我,即便在爱环绕的环境里,还是无法告慰那些深深地分裂在血液里的不值得,诚惶诚恐战战兢兢,觉得一切都不真实。

其实我是多么爱这样的时代,女人不需要三从四德,只要自己下决心不物化自己,总能避开那些还活在大清朝穿越过来的直男癌们,将自己定位为生活的主宰,而不是谁的私有物。

但是我又是多么地无奈于当下的处境,如果说,有些人的能够雷厉风行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是因为从来都坚信自己值得更好的人生,那么,大多数人看似不顾一切的努力却始终离不开一个“怕”字,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离自己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甚至怕自己不小心踩空了就会跌落,而身后空无一人。而我恰好,偏偏是后者。

在这个即便结了婚也很难不孤独的时代,想做一个根正苗红的新时代女性,婚后也能扛得起梦想的枪杆子,随时随地浪里个浪,过了四十岁还能丝绒旗袍下午茶,本来就是一条孤独的路,毕竟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面,女人到了一定年纪没有个饱经风霜的沧桑脸简直就不是好女人。

可是姨妈色的口红怎么了,十厘米的高跟鞋怎么了,女人性格万千种,有人温婉贤惠相夫教子,有人锋芒毕露职场精英,一万个人一万条路,身处哪条都有难处,都是女人,何必互怼。

从日记里面的文字充满了纠结不安自责哀伤到愤怒淡然欢喜接纳,我突然意识到,这原以为遥遥无期的暗黑时光,终究还是走过来了。这一道结痂的伤疤,被我以浪费生命的名义偃旗息鼓,从此不问世事。只是,在我掉进冰冷的深井中时那些温暖过我的手,将我曾经的软肋变成硬骨,让我与遍体的伤口握手言和。

我想起金色琴弦里面的四之宫那月,在一次受伤之后亲手将一直暗中保护他的砂月尘封,他说,我很好,可以了。然后砂月化作月光,消月失在浅湖中央,从此过去永远成为过去。

我始终觉得,时光是最大的失去。然而失去的又是最不必留恋的东西,它只能扎根在潜意识深处,时刻提醒着自己是谁。

又是一年四月,我辗转回到学校盛开的梨花树下。今昔非昨,然而我却如此欢喜,如今的梨花,已不是当年那朵。

回头却不是从前,回头看到的景色,是当下的风雨,当下的艳阳,当下的悲欢喜乐。这一路痛过哭过又怎样,无数次列车驶回故乡,但这次出门已是江湖。我看过一些犀利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叫做《最坏的时光一定在后面》。是啊,最好的和最坏的时光都一定在后面,准备着与我不期而遇。时过境迁,生日那天许下的愿望全都没能实现,纯真的信念也都输给了季节,曾经的岁月无法再重演。但这些过去却教会我对我而言最珍贵的两件事,其中之一是接纳,特别是,接纳那些深刻的脆弱和无助,接纳那些不堪的往事,接纳面对未知的恐惧。而另一件同样珍贵的事就是无所畏惧。童话落幕,是时候面对那个并不完美的自己和无法预知的未来。我闭上眼睛,想要不顾一切地迎着大雨往前跑哪怕全身湿透,就像终于自由的那天。想到这些,我不禁欢喜,幸好已是当下。没有比当下再好的时光了,从前我觉得自己对于别人、对于世界都毫无意义,现在却觉得上天始终顾我,哪次都没有例外。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