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随笔 >

暗恋他,直到离去

时间:2017-11-09 11:07来源:未知 作者:鸡泽教育信息网

我与他的四级

当时光悄然远去,当冬雪代替春风,当一次又一次的新旧更替,当我脑海中你的模样逐渐模糊,才明白,我们好久没见。

春夏秋冬,四季更迭。望着窗外的一成不变的风景,看的出神。思绪也随这风一般,漫天飞舞。

兔奶糖的一年级

那年,我与他一同入学。可能是巧,在不经意间,我们撞上了。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对不起,当时的我们如未成熟的梅子般青涩,羞红了脸。那时的他并没有多么有特点,平平常常。我想应该是他的家教严,并没有那时男孩子该有的活泼,透着一股书香气质。报完名后,来到教室。不曾想他就坐在隔壁,虽然不是很近,但也可以看见他清晰的侧脸。有棱有角,还有一丝稚气。碎发显出了他该有的可爱。

嗯,他果然秀气。自我介绍时,有模有样。人还小不免有些结巴,脸上抹了些许不自然的红晕。同学们的窃窃私语,更让他的脸红的滴血。那时我便想,他在未来或许会更加腼腆吧!

薄荷糖的三年级

薄荷清新凉,这似乎更加让人倍感凉爽,虽然有时也是微微涩口,但总的感觉依然美妙。

三年级的我们熟悉了,不再像一年级那样懵懂无知。他好似也更加有了男孩子的气概,看来当初想错了,越来越成熟的他越来越开朗。我也好似越来越依靠他,被人欺负时,他总会像早已等候多时那样,及时的来到我身边。我把他叫哥哥,他拿我当妹妹。不久后我得知自己比他大一岁,便说还是你把我叫姐姐吧。可他不在意这年龄,说我是女生,需要的是被保护而非是保护他。那些话如一缕温和的阳光,浸入我的心房,我有一个小哥哥。

一次次的被保护,总让我在遇到一切不好的事的时候,眼前就会浮现出他的模样。我不得不承认,我念他。

巧克力的六年级

这一年的巧克力异常的苦涩,虽然涩中带着些许甜,也难以中和这苦味。这就是六年级的滋味。

什么时候,他长大了,我也长大了。我们的模样变了一些吧。他的碎发已然变成了中长发,头貌似也大了些,装的都是知识吧!他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了,也深得老师喜爱。我们的差距拉大了。却无法停止追逐的脚步。

这一年的演讲比赛,好失败。那一刻的心情,好失落。凭什么?因为有经验,失误就会被收到失望?因为初学者,所以失误只是小问题?怎么是他做搭档?最后的失利,我该责怪他其中的二分之一?好无奈,只能一个人独装坚强,装不在乎。可自己的嘴好不争气,出声啜泣。“我不想看到你假装的坚强,如果想哭,我可以回避,让我知道你也有脆弱的一面,可以?”我抬头看看,阳光倾斜洒在他的背上:sunshine boy.是啊,我那只是假装的坚强,自认为高超的演技却被轻易识破。拆穿的滋味不好受,可悲的自尊心让我对他吼了一句“走!”我不知道接下来他出教室后会怎么样,我只想假装着我“独有”的坚强。

这一年的他和我,好悲哀。一个个的介者,让我与他的关系不断恶化,难以弥补。在他眼中,我不再是他当初那个大妹妹,而是一个三流演员,演技拙劣。他以为我对他的好,对他的笑,对他的真都是演戏,都是假的!一个个男同学的横眉冷对,一个个女同学的冷嘲热讽。那时的心好疲倦,那时的泪,不知在角落里流了几回;那时的人憔悴不堪;那时的眼前总会有他的面孔;那时的他却不再相信自己······入梦时总会看到他一次次的对自己撒手,留下遥不可及的背影。真的太累,我的那个小哥哥呢?

毕业那天,他也没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甚至看不到他的影子,这是个他留在我心里的遗憾。我恨他,假如那一年与你撞头的不是我,该有多好······

咖啡糖的八年级

如今,想起那段曾经,如同含一颗咖啡糖。苦,可不能浅尝辄止。只有细细品味,回忆才有一丝甘甜。

我们有两年未见了吧,那天给他发了条信息,他却不知道我是谁。不免有一丝失落:五年兄妹,一年同学,就这么忘了吗?我发了自己的名字,对他说我们是同学。而他却说不是,心好像被一根生锈的铁针刺入。——可他又说我跟饶绘丽是同学,原来只是一字之差,他依然记得清楚,有了些许安慰。

只有那么几个人可遇而不可求,不需要他记得,来年或者多年再与他相见,愿彼此如当年那个春天般美好,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这里仅寥寥几笔写了我与他的四级,而他和我的故事却不仅仅只有四级。我只心愿:有起而无止······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