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新闻 >

等待

时间:2017-12-30 12:42来源:未知 作者:鸡泽教育信息网

2017年12月24日。2018年硕士研究生考试第二天,中午考的数学。

女儿回来情绪就非常不好,说数学考得不好,下午的专业课,不想去考了。

数学考得不好,也得把专业课考完了。然后我告诉女儿,让她进去把会做的做一做,就交卷出来。我在宾馆大厅里等到四点,再去学校门口等她。然后我们坐公交车,从济宁汽车北站回家。

一点十分,女儿坐公交车考试走了。我退房然后下楼,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想起女儿伤心绝望的样子,觉得不放心,就拉行李箱去了学校门口。

到了学校门口,看看时间二点零五分,女儿才刚刚上场。

北风很大,门口等学生的家长也很多。午后的阳光,透过疏朗的树枝,照射到马路上,斑驳的光影,随风明灭,好像水面漾起的水花。

看到一个小伙子,也是考研究生的年龄,却站在等待的人群里。

“你怎么没去考试?”我忍不住问他。

“我也是陪考的,陪我女朋友。”

他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今年研一。我们正说话,过来一位中年妇女。她穿着半长款呢子风衣,款式很旧的黑色敞腿裤,一双老北京布鞋。烫发,黄脸,干瘦。眼睛很小,很灵活。看到那个小伙子,她也非常惊奇。当知道这小伙子,是北京邮电大学的研究生之后,她两眼放光:

“呀!你这么厉害啊!怪不得你头发这么少,都是考研究生累的。”

“不是,我以前头发就少,再加上这两天没有洗头发。”那小伙子头发不算很少,倒是个子矮了一点,人也长得不算英俊。

“呀呀!怎么不是,我外甥以前一头好头发,就从考了研究生之后,头发快掉光了。你看看你这头发,也快掉光了。”她围着小伙子转了一圈。小伙子很不好意思,说你别拿我头发做文章了,我们家族遗传,头发本来就少。

然后,她突然看到我,问了一句:

“呀!你也是来陪考的?”我点点头说陪女儿。

“呀!你女儿在哪个学校读的大学。”我说山大。

“呀呀!考那么好的学校顶屁用!我女儿也是名校毕业,在银行上了半年班了,非要辞职考研究生!”我很无语。

“呀!小伙子,你家是哪里的?”

“淄博的。”

“呀!淄博的······你觉得是济宁好,还是淄博好?”

“这没法说,要看这地方,我觉得还是淄博繁华一点。”

“呀!你往东看看,那儿发展多快啊!你看那个正在修建的大桥,还有这么多高楼。”

“可能我还没有看到济宁的繁华。”

“呀!你家是哪里的?”她转脸又问我。我说金乡的。她立刻就瞪大眼睛又问:

“呀呀!你是坐火车来的,还是坐汽车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话总是呀呀呀。

“坐汽车。我们那儿没有火车站。”

“呀!你们那地方没有火车站?怎么能穷得连火车站都没有呢?你们平时出门旅游什么的,去哪儿坐火车啊?”

我说去济宁。她似乎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又追问我一句:“你们那儿真没有火车站啊!”我点点头。

“呀!出门太不方便了,其实你们也可以去嘉祥坐火车。”她自言自语。

去嘉祥坐火车,我没神经病吧?从金乡到济宁,坐公交车就到了。去嘉祥路程远不说,中途还得倒车。

“呀!你女朋友哪里的?”她又问那小伙子。

济宁的。小伙子回答。

“呀呀!济宁的?你女朋友家里知道你们谈恋爱吗?”她从头到脚看了看小伙子问,“你有一米六几?这身高绝对没有一米七!”小伙子笑笑说我一米七二。

“呀呀!你女朋友有兄弟姐妹吗?”

有,好几个呢!小伙子埋头去看手机。

“呀!我就说嘛。如果是独生子女,家里肯定不愿意。再说,现在的独生子女,可难缠了!找对象绝对不能找独生子女。”

那小伙子笑笑说,我就是独生子女。

“呀!真的?你一点也不像啊!”不知道她为什么又惊奇起来,不知道她看这小伙子哪儿不像。独生子女有样板吗?

“呀!你呢?你们家几个孩子。”她又问我。我说两个女儿。

“呀呀!你们怎么可能有两个女儿?你今年多大了?五十多了吧?”我点点头。

“呀!对啊。你都五十多了,你怎么可能有两个女儿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超生的吧?当年罚款了没有?”

我说我是农村户口,老大是女孩,可以要两个孩子。

“呀,你怎么可能是农村户口呢?”我觉得这话我没办法回答。

我们都不说话了。觉得气氛有点尴尬。看看时间还不到四点。

“呀!不对呀!你女朋友姐妹好几个,她家不是济宁市里的吧?”

“不是,是梁山的。”那小伙子从手机上抬起头来。

“呀!梁山的?是梁山到济南近?还是淄博到济南近?”

淄博近一点。小伙子回答。然后他拿起手机。

我也拿起手机,翻看朋友圈。冷不丁,她又叫起来:

“呀!你这裤子一看就是好裤子,多少钱买的?”

“九十八。”我这裤子买的时候,还不到三十,我故意说得贵一点。

“呀!啥牌子的?还记得不?”我摇摇头。

“呀呀!九十八,太便宜了!一看就知道是好料子。”说着,她扯起我的裤腿,“弹性也好,你在哪儿买的?”

“在朋友的店里。”

“呀!一猜就知道。这样的好裤子,怎么也得两三百!你看我里面也穿着一条这样的,是纯棉的。都掉颜色了。”她扯出她里面的裤子让我看。

“呀,买衣服嘛,就要买好一点的。穿的时间长。”

我笑了。她看向门口。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男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呀!他这么早就交卷了!他这样的,肯定啥也不会!”

“是啊!”我看看时间,再过半小时,考试就结束了······

------分隔线----------------------------